9.0

2022-09-01发布:

村上凉子人妻中文字幕失恋后的香港sex派对

精彩内容:


  爲了迴避因失戀接踵而至的傷情,我索性請了兩天假,來到香港用吃喝購物來避心理的寒冬。

  提前下了班搭傍晚班機抵達香港,坐在機場快在線,看著窗外飛快駛過的黯藍夜色,與我自己反射在玻璃上凝結的倒影融成一張圖畫;我的思緒一點也不安靜,我想起了Ben,叁年多的點點滴滴。

  Check in完才9點多,我信步走向蘭桂坊微陡的坡道上,我知道今晚若沒有酒精,我是很難很難入睡的。推開這基吧大門,喧鬧聲音與混雜菸酒的氣味迎面襲來,超bitch的老闆與門房小弟還是沒變,啰哩啰唆地用英文告訴你一大堆守則,我皺眉點頭;數年如一日時興緊身衣老闆也顯老了,怎幺老了還是bitch依舊,那挑剔嫌惡的嘴臉一如從前,有些事好像是永遠不會變的。

  客人不算多,應當是時間還太早以及week day的關係吧?我挑了個角落坐下,環伺著週遭的人,一點想法也沒,頭腦一片空白地抽菸發呆喝酒。間中偶爾有幾個人與我眼力交錯,大概是我身心俱疲到連一丁點笑容都擠不出來,臉太臭了吧,那眼力裏的火花總是在與我正面交鋒後倏然熄滅,哈,我忽然有點愛好這種「生人勿近」的角色扮演遊戲,只有到陌生的處所才幹這樣扮傻,不必生張熟魏。

  「一個人來喝酒啊?」一個聲音從身後響起,嗯,怪腔怪調的普通話?聽的出不是香港人,也確定不是台灣或大陸人;外國人?

  「是呀!」我回過身擡頭,東方面貌,一個笑容盈盈的大鬍子,舉著酒杯邀我乾杯。

  「台灣來的?」他走向我,用他的杯子輕敲了一下我尚未舉起的酒杯,大辣辣地坐在我面前,「我是日本人喔,在北京待過兩年。」「你北京話說的不錯喔。」是真的,一點點日本腔,但以一個外國人的標準算是很棒的了,中國話這幺難學。

  「就是學不會廣東話還有台灣話,哈哈!」他殘暴地笑了起來,接著叨叨絮絮地聊起他平日頻繁往來于台灣、中國、香港叁地的生意。我大部分時間聽他說,淺笑著盯著眉飛色舞的他看;他大概約180公分高,85公斤左右,一張很日本味的單眼皮圓臉,稠密的捲髮,古銅色肉壯的厚實身材,闡明他熱愛戶外運動的生活實態;他一直不停地找話聊,用比手畫腳的方法來補充中文程度的不足;大大厚厚的手掌在我面前舞動著,映在我微醺的眼底,這殘影交錯成一張網,有種奇怪的溫柔感到直竄腦門。

  在日本式中英文交互應用對照下,以差不多95﹪的語言懂得基礎聊開了以後,知道他名叫Hiroto,今年37歲,在大阪開一家成衣布料貿易公司。也不知道是有意無意,他將話題直擊「性」的主題,開端描寫他口中所謂「wild & open」的性生活片斷。說到只要生意常到的處所,他都認得一些放的開的性玩伴;如果是自己一個人來出差,他多半會先釣一個人,再約當地「玩伴名單」裏合適的對象一起做愛。那句從他口中以普通話一個字一個字吐出的「先釣一個人」,像箭一樣地射中我,聽的血脈噴張,褲檔膨脹緊繃且心跳急促的我,面紅耳赤地躲逃著Hiroto鋒利的視線。

  「嗯,」我耳根發燙,勉力吐出一句話,「你是在邀請我嗎?」Hiroto吐出一口煙,笑著點頭,「你一進來我就看見你了,我愛好你這個樣子的中國人……」他笑得更殘暴了,「我想帶你回飯店睡覺,玩一點狂野的方法。」實在太直接了,這是個日本人耶,日本人不是都談吐有禮而拘束的嗎?這人連啰唆的客套都省了,直擊來Bar找慰藉的人心頭要害:「誰來Bar是來喝酒的?當然是找人的啰!」他應當算是個親切熱情的「日本熊」吧,一向對熊族不是太偏好,Hiroto可是我從未體驗過的類型!這樣好嗎?玩的起來嗎?有危險嗎?會多匹性愛嗎?。…一連串亂七八糟因酒精而加速的念頭咆哮而過,我遲疑著,口乾舌燥地搭不上話。

  「我很愛好你喔,」Hiroto的圓眼睛定定地看著我,「真的!我飯店就在附近。」我微笑沈默了一陣子,用力擠出一個答覆:「好!」我有一種慷慨就義的感到,忽然,又想起了什幺:「你有condom嗎?」Hiroto眼睛瞪的老大,笑著露出一幅 “天呀,你怎幺會問這個笨問題!” 的表情:「當然有啰!」他伸出臂膀來摟我,「我有你一輩子也用不完的condom,嗯,嗯,還有很多很多不一樣的東西。」很奇怪的語法,可是我聽懂了,這意思便是:待會可能會産生我意想不到的狀態,而我該怎樣面對?但,我實在沒有思考的機會了,像只待宰的羔羊,我全部人已被這頭日本熊「抓」起,拉著出街。

  一路上,他緊緊摟著我的肩膀,另一手掌則握著我的手;那寬大、有點濕熱冒汗的手心,勾起我熟悉的回想;兩人並肩走過中環店家的櫥窗,看著一大片玻璃的雙人倒影,一個恍惚,我彷彿望見一個已不在的身影;我的眼眶不由自主地潤熱了起來,我明確自己是個對情緒太理智太實際的人,根本不至于在這樣似曾相識的浪漫情境裏暈船失控,此時此刻的心酸,可能只是因爲我太不舍那段情緒罷了;現在就要與個陌生人産生分別後第一次的一夜情,我心頭還是泛出了一點「就要揮別」的酸楚。但我真的明確,今晚是個不能認真的夢,全部只是一場遊戲罷了!

  進了中環這家小品低調卻精巧高雅的著名飯店,他帶領著我到貴賓樓層,不過也沒什幺好奇怪的,香港處處禮遇多金的日本人,看來Hiroto也應當是常客吧。進了他房間,始終笑容滿面的他示意要我先梳洗,便不由分辨地點起煙,打起手機來了;前兩通操日語的電話我真的是聽不懂,大概是聯絡生意的事吧;可是應當鮮少會有人在快午夜的時候講公事吧!一邊脫外衣籌備沐浴的我忽然聽到了幾次飯店的英文名字,頓時才明確:Hiroto談的不是公事,而且待會也不會是我與Hiroto一對一的棋局;我將面臨的,可能是一場多人整夜持續的戰鬥!

  呆坐在沙發上,我開端有點感到畏懼,方才Bar裏一股「慷慨就義」的情慾激動已經蕩然無存;藉酒壯色膽的我,隨酒精漸漸退去,已開端想找藉口脫身;穿著飯店睡袍的我滿懷心事,無意識地用遙控器煩躁的轉換著電視頻道,等候Hiroto洗澡出來,禮貌地向他告辭。

  門開了,此刻終于讓我第一次看明確他的身形!雖然Hiroto還穿著一件淡藍色的平口內褲。

  Hiroto算的上是中國人所謂的「虎背熊腰」吧?不是健身房磨難肉身,精心整治出來的體格,卻非常精壯實在!由幾個大塊實肉拼接組合而成的上半身,被陽光洗禮的小麥色皮膚包裹著圓滑弧線的胸、肩膀、二頭……,在在都洋溢著飽滿有力的暗示;這類肉壯熊族最鬆垮無力的中圍,在Hiroto的演繹之下,有了不太一樣的定義:不是很小size的腰圍,卻隱約看見薄薄脂肪下經過日積月累錘煉的腹腰肌肉線條,和肚臍以下茂密的捲曲體毛。

  他笑吟吟走過來捏捏目瞪口呆的我臉頰,「怎幺了?等很久了喔?」話沒說完,手掌便滑動到我脖子,順勢扯下我的浴袍。不等我反響過來,他紮人的鬍子嘴,立刻就定位溫柔地纏住我的唇。

  我簡直忘了怎幺呼吸,只嘗到一股爲了遮蓋煙味的漱口水味兒,接著他熱辣的粗厚舌肉就朝我大舉進攻,或點、或繞、或纏、或吮……,我突然感到Hiroto簡直把他的靈舌當成陽具,先在我的口腔排練待會要上的戲碼。一陣缺氧暈眩的快感擊中腦門,我頓時感到腳軟,緩緩地往後坐下;本來要脫口而出的「不早了!明天還有事,不好意思,我先走了!」諸如此類的推托之辭,早就煙消雲散;我的雙手開端摸索著Hiroto的淋浴過後濕滑的身材,我只感到自己在無意識地拷貝著他愛撫我的力道與方法,他有多粗暴多溫柔,向我身材的哪一部分進攻,我也幾乎同步地響應著他。

  隔著他的內褲,我們緊緊交纏;我已經約略察覺到了他的宏偉,忍不住探手向下尋著他已經高興的肉棒,伸進內褲裏一握,果然是與他身材「表裏一緻」的緻命兵器!我開端急色地重複把玩度量,Hiroto看出我心之所往,先輕吻我一下,笑答:「不要量了,我的penis有17公分長,5公分粗,還想知道什幺?」我們都笑了,氣氛一下子密切且輕鬆了起來,他脫下內褲領著我上床躺下,我們的身材始終不曾放開過彼此,生分疏離的感到已經消失無蹤;大鬍子的Hiroto,唇舌開端攻略城池,在我身上任一可停留之處,吮吻愛咬。我不時有著被電擊的快感,不自覺地開端輕聲呻吟;若我因高興而抽搐的反響越激烈,他的動作就越狂放使勁;他的唾液幾乎濕潤了我的全身,嘴邊的鬍子像毛刷,幾次朝我乳頭、腳趾、耳後、腋下的舔弄,讓我進入了暈眩的失重狀態,小穴流愛液,黏搭搭地沾滿了Hiroto毛毛的胸腹。 接著他帶電的手指又轉移陣地進犯我的愛穴,Hiroto好像很確定這樣的看待會讓我很爽,用一堆瓶瓶罐罐充分潤滑的手指,熟練而堅定地緩緩刺進、急速抽動、按壓撫觸,我只能喘息著遭遇這樣的調教,一直往下陷落,往下沈淪。

  等到他動作減緩,我終于意識到是該我服務的時候了!我轉身握住Hiroto的陽具,開應用舌尖輕輕挑舔;這時像個獵人的我,終于能仔細看明確獵物的全貌:一個光滑如雞蛋般的碩大龜頭,氣勢十足地引領著任我不管如何拗折,始終都能強力彈回、充滿彈性的粗壯陰莖!沒有錯,他告訴我的size真是分毫不差,算是東方人裏的極品了!而密厚如蔭的陰毛草叢,在這座宏大寶塔周邊蔓延開來,上達胸口,下至腳踝;在這熱帶雨林間,我還創造了一大包軟暖厚重的陰囊,還有份量紮實的兩顆巨蛋。

  我恣意地玩弄吞食著他的巨炮,他舒爽的反響非常直接,伴隨著微微發抖,毫不吝啬地哼出聲來。我想要他的情慾燃燒到沸騰頂點,便開端居心襲擊他的每個性感帶。我的方法與Hiroto是截然不同的,他既霸道又熱情奔放,充滿馴服的打算;而我則是溫柔細膩中帶著壯大的迫力,要讓對手一步一步陷入,無法自制地盡情享用。

  當我輕咬著他多毛的乳頭時,他在我耳邊吐氣,發出呢喃般的氣音,「可以幹你了嗎?寶貝?」我點頭。Hiroto忽然放開我,像箭一樣彈了起來,嘴裏嘟哝著一長串日語,有點懊悔似的沖到他的行李箱前找出一個方形包包,從裏頭拿出幾個深色玻璃瓶罐,接著用中文對我說:「太愛好剛剛的感到啰,都忘了要用Rush!」也不等我答腔就打開其中一瓶,貪婪地深深吸氣,馬上浮現一臉爽直模樣,將小瓶遞給了我。

  日本人也稱這玩意兒叫Rush?其實,我並不常用Rush來做愛,過去幾次應用的經驗也不特別強烈;可是現在,我竟在這個中老手的帶領下,從中體驗到無法言喻的酥麻快感! 我與Hiroto一邊色慾熏心腸纏繞粘連著彼此的身材,一有空檔,便輪流深吸著Rush,分享迷醉的神遊知覺。

  這一切大概都是Hiroto這個情色老鳥的精心安排吧,先來個色慾橫流的全套愛撫前戲,完整開發了我的情慾,再用Rush放鬆我的身材!接著Hiroto熟練地從包包裏拿出保險套撕開,要我爲他戴上。我也不知從哪學來的招式,心生一念,便用嘴緩緩幫他戴上套子;Hiroto喜出望外,閉上眼睛享受著我的服務,他已經壓不住喉嚨,索性放聲呻吟。一切都已就緒,高漲的情慾,蓄勢待發。

  Hiroto翻了個身,將我壓在他壯碩身材下,底下的靈蛇正吐信搜尋著將開墾的洞口,我感到到這個情色老手已經很快的在我那敏感的四周來回磨蹭,像支按摩棒一般或輕或重來回擠壓,手與嘴也不懈怠的地毯式搜尋我上半身每一個性感帶。我感到自己像個充氣過度的氣球,快要炸開,一刻也不能再等了!我的身材等候著Hiroto將我刺破,讓我釋放。恍惚間,我聽見房間內迴響著自己情不自禁的吟浪叫聲,我怎幺了?Hiroto撩起我能量豐沛的燎原慾火,我知道一切將一發不可收拾。

  他擡起我的臀,將我的小腿架在他的肩頭

  「要進去了喔,寶貝!」

  他壓低身子一邊輕吻著我,粗壯下身一邊緩緩使力叩門前行。我的身材內好像有個就要扳開的鋁罐汽水,Hiroto只要抓到竅門與力道,一扳,香甜水氣就會倏然激起湧出。而他這玩樂老手,果然立刻摸著了馴服我的要領,血管贲張的大家夥,軟硬兼施地逐漸頂開了我軟暖的穴口;天呀,好大的龜頭,我的軟肉緊緊包裹著如嬰兒拳頭般的來客,「放鬆放鬆,一下子就好了喔!」他打開Rush瓶塞到我鼻孔前,我深吸著這刺鼻的濕涼氣體,過了幾秒,我感到心跳放大了好幾倍,心髒像大鼓一樣狂敲猛打了起來;就這個時刻,Hiroto趁勢大軍壓境,將他17公分的堅挺陽具,一點一滴地送進了我的體內。

  「啊啊……好……好……快……」

  宏大且兇狠的苦楚實時竄遍全身,與他壯碩陽具反抗的,彷彿並不只是我的秘穴,還有全身的每一條末梢神經!搭著Rush暈眩藥效的便車,Hiroto也不多等候,柔緩地搗動他的大肉棒,開端一公分一公分地清空接下來要頻繁射擊的彈道,一點一滴地以大龜頭與5cm肉棒圓徑,來回重複地消弭著緊窄肉壁的反射肌力。

  從緊繃狀態逐漸放鬆的我,被這樣的技巧玩弄到忍不住輕聲呻吟著,眼角余光不時瞥見他滿足得意的淺笑。Hiroto的暧昧笑容似乎在告訴我:「我不過剛剛開端,才這樣你就爽到不行了,看我接下來怎幺幹你!幹逝世你這小浪貨!」我太了這種歡場Top老手了!Bottom的任何反響,都能激起他們馴服對手的茂盛打算心與壯大的戰鬥力,他們最享受對方因他們的高超淫技,而表現出來種種神魂顛倒的放浪淫態。對手一聲聲淫叫與身材的發抖,絕對會讓他們滿足不已。他們享受這樣的馴服者遊戲!我知道,今天真的遇上高手了!我決心抛開一切,放膽接納今晚所要面對的極樂性愛。

  如初啓動的蒸氣火車,經過前面緩慢的醞釀後,Hiroto漸漸加快了抽送的速度,馳騁在這剛被買通的山洞之中。我的痛覺已漸行漸遠,而且正爲了規律的抽插而快感頻傳時,他又轉變了攻擊策略;Hiroto開端使出真工夫,輕緩地由深處往外抽出肉莖,當外抽到大龜頭被穴口小嘴咬住時,磨蹭幾下再狠狠往內插入,深插至頂點後略停幾秒扭動或轉圈,之後再重複一次。才用這樣細膩的「輕抽狠送」技法抽插了幾十下,Hiroto棱角分明的龜頭邊沿厚肉,緩急有緻地刮著我的肉壁,*得我忍不住隨著抽送他挺動的節奏,亢奮地放聲浪叫。

  「啊啊……好……好……快……啊啊……啊……好爽……」Hiroto抱起我,神乎其技地把我的身材轉了一圈,成爲狗扒式,而他17cm的大家夥還牢牢地插在我的身材裏;他遞給我另一瓶「不同口味」的Rush要我吸,按著鼻孔深吸一口閉氣,我冷不防接手一陣如火藥爆炸般的快慰感到,「這個是不一樣的,更強的。」他一面解釋,一面不願錯過這一波高亢熱浪地狂抽猛送了起來。

  又換了!他改用類似「九淺一深」的伎倆,深、淺、急、緩,交替運用,專注地開墾著我肉壁裏每一個角落;有時也以陰莖根部爲基點,在我緊緻的腔內畫著大小不等的圓圈。有時用腰部大動作狠戾地幹我,接下來可能會是一陣短距離、高時速,如打樁機般激烈的抽送。他總是會在適當的關頭「適可而止」,另創新招幹我。就當我深爲某一種技法或抽插姿勢而猖狂之際,他就立刻趁勝追擊挺動個3、50下,接著毫不戀棧地再創新局,或許是更怪的交配姿勢,也可能是更淫蕩更肉慾的動作與互動模式。

  這些並不陌生的技巧,在Hiroto手中,天生淫棍的他有化平常爲神奇的魔力,運用精妙的配速、刁鑽的角度、茂盛的體力、要幹到對手求饒的意志力來進行性愛征戰,不僅我著迷,也讓他高興的不能自己。

  我們兩人難分難捨第纏戰了大約將半個多小時,我被站在床下的Hiroto面對面攔腰抱起,他用手臂與腰力把我的身材往上彈起,降落時不偏不倚地落在他堅實的棍棒上,我感到自己像個調酒用的不鏽鋼罐,被熟練的酒保高低使勁地甩動,滿罐的熱燙陰精就要噴濺出來。

  「啊嗯……要……要……去了……啊啊……加速……啊!!!」不行,忍不住了,像噴泉般的水柱破門而出,配合高潮來襲的壓縮快感,他還刻意地加速挺動。

  他還是金槍不倒,他所尋求的性愛至樂,必定不只如此。

  我稍微從高潮的迷亂中回神過來,正想喝口水稍微喘口吻時,門鈴響了,還有別人要來?我心中暗暗叫苦,因爲高潮過後,實在缺乏再戰的淫興;可是事情的演變,已經不是我能掌控的了,今天的遊戲,我想我只是這些男人的肉身玩具罷。

  Hiroto拔下保險套,放開赤身裸體的我跑去開門,接著一陣日文寒暄,我透過他汗濕髮亮的背影旁邊,看見一個穿著便服的瘦高男人。這男人察覺到床上的我,便開端朝我鞠躬問候一長串我聽不懂的日語,讓我感到到十分爲難,對他來說,我畢竟算是光著身材的陌生人呀;不過爲難歸爲難,我還是看見高個瘦男人漆黑的胸毛從上衣領口攀爬出牆,直至喉頭。

  門還沒關,Hiroto接下來的說話的並不是朝著瘦高男人,還有人?隱約看到另一個不太高、微胖的男子,不過我只想趕快找件衣服或浴袍類的東西穿上;Hiroto轉身創造了我的手足無措,笑說:「沒關係的,你等一下先去洗個澡就好了!」手臂指向這兩人:「這位是林先生,林桑,他是香港人,是我香港的生意夥伴,今年…41歲。那位瘦瘦的是Kenji桑,35歲,是我大阪的朋友,現在住在香港,在這邊工作。」我的臉脹紅著,哎,真的好糗,光著身材與未曾謀面的人鞠躬作挹,真是件奇怪的事。

  一問,才知道他們早就在家洗好澡有備而來;Hiroto挺著半勃起的陰莖,臉色自若地與這兩人以日文熱烈地談笑寒暄,不時還抓弄陰莖搔癢;而操日語的林先生與Kenji邊聊邊脫衣服,還色咪咪的一直往我身上打量,看著我走進浴室沖涼。他們一點也不生分或者爲難,林先生還不時笑鬧地握著Hiroto肥腫陽具套弄幾下。我猜這叁人的組合應當是此類性派對的老玩伴了吧,好不容易盼到今天有新貨到,當然要好好玩一場快活快活。Hiroto悄悄告訴我,他們都是Top,只有林先生可視情況與成員客串Bottom,但並不很熱衷于此道。

  這樣安排的情勢,讓我隱約感到剛高潮過後空乏的身材,從深遂的底處又湧出一股熱辣暗潮,我想我真的是被這樣的情境誘發出新的願望與潛在狂性。我好像又勃起了,也好像可以立即與他們猖狂歡愛。現在,我只有選擇沈淪,乖乖就範,任他們孜意玩弄。

  其實他們的類型,都不算是我真正會怦然心動的男性菜色,但勝在他們夠色夠賤且淫技高超,再加上精力絕倫,讓我無需再去計較他們什幺外在條件。道德、禮教、廉恥的教條,在這個淫色小世界裏都是過剩且可笑的;這裏唯一的規矩就是:純粹地享受性愛,純粹地樂在當下。

  待我步出浴室,只見叁個不同Type的中年男子已經迫不及待地交纏在一起了。我踮起腳間輕輕走過去,還不到床邊就冷不妨被一個毛茸茸的手臂攔腰撂倒在床,我定睛一看,是Kenji。他真的很高很瘦,活像個竹竿似的,才一個擁抱就知道是個「輕量級」對手,本來我對這樣削瘦的男人是不感興趣的,可是幾分鍾的愛撫之後,我卻創造他擁有許多「不合常理」的身材特點,讓我忍不住想仔細摸索一番:Kenji明明一張範例的東方臉孔,可是他的體毛卻茂盛之至,簡直可與老外一較高低!粗黑剛硬的毛髮像一張地毯,從鎖骨開端一直鋪陳到下半身,簡直快要將全身包覆,活脫像個絨毛玩具猴。很快的我又創造,除了體毛像西方人種,Kenji的「長毛地毯」上還矗立了一副與單薄體型完整不成比例的超大陽具,是屬于前半段碩大,後半段漸細的球棒型;天呀,如果Hiroto的陰莖已算是名器,我不知道該如何來形容眼前的這個龐然巨物。這規模已遠遠超過我親身材驗過的任一個,恐怕只有西方版本的A片才湧現過這種規模與形狀的作戰兵器吧。

  Kenji也不等我對這巨炮有所反響,就迫不及待地往我嘴裏送;我開端努力地「吞食」Kenji如縮小比例球棒般的巨陽,有種餓了十天,初見食物恨不得一口將之吞下的激動;我依稀聽見這叁個淫蕩中年開懷的笑聲,可是我不要尊嚴了,今天,我只想當個被疼寵、被需要、被佔領的玩具,想用這種荒謬的玩樂方法,來證明身爲一個女人的基礎價值。我想用力地告訴我自己:我是「被需要的」,而且是「有人要的」。

  我的身材被林先生與Hiroto恣意地挑逗玩弄,就在我一邊狂吸著Kenji的「大和球棒」當頭。我從熟悉的體溫與方法,明確現在吸咬我乳頭的是Hiroto;我也知道那是林先生肥肥短短的指頭,沾滿了他所帶來上面標示「Wet & Hot」的潤滑油膏,有點粗暴地向我的小穴摸索,幾分鍾後我感到前半段的肉道,開端發燙,熱辣的感到從小穴門口漸漸蔓延開來。

  「被Hiroto桑的大雞巴玩弄後,還是很有彈性的嘛,嗯,插進去必定很舒服!哈!」林先生一邊將Rush瓶遞給Kenji,一邊自言自語地發表心得,Hiroto深感批準接過話來:「他很棒的,林桑!你要不要先試試看?然後Kenji桑接著玩?」一番運籌帷幄,看起來,Hiroto是這「中年叁色魔」裏掌管統馭操控大權的核心人物。

  Kenji,吸著Rush自顧自發浪,被我奮力吸舔,爽得閉眼張嘴唸唸有詞;見他不置可否,長的原就一副範例「急色歐吉桑」的林先生,根本不想等我爲他口交,握著早已完整充血的堅實陰莖在我濕滑小穴外圍急欲強行刺入,我只好翹起肥美的臀部讓他撒手去幹。一開端的引入是很順利的,我還認爲林先生的兵器只是一般,所以才沒有在插入時讓我不適,誰知道硬仗是在後頭!我敏感的肉壁漸漸創造林先生的陽具是尖塔型的,前端尖細,越往根部越來越粗厚飽滿,碩大如樁。林先生開端抽送時,小穴口「松癢」與「滿漲」的感到奧妙地相互交替,才抽送了不到百下,我已不自禁地發抖,爽的幾乎腿軟趴下,而我的嘴也離開了Kenji的大屌,以張開的雷同嘴型發出呻吟;Kenji當然還沒過足瘾,不時將大棍棒「送」回我嘴裏要我服侍。

  Hiroto說了幾句日語,這叁人便很有默契地開端調換地位;我被安排仰躺在床,林先生往我臀下塞了個枕頭,這時我才仔細地看明確了林先生的面貌體相。他其實是硬朗肉壯型的中年人身材,並不是浮腫虛胖型的;身高大約170多一點,體重應當差不多75到80公斤之間;依他臉上的輪廓,看的出年輕時應當是個相貌堂堂的帥哥吧,坦率講林先生的臉長得蠻好看的,只是已有些年紀了。不過林先生作愛時的猴急猛勁,可是一點也不輸年輕小夥子,沒什幺技巧可言,更別說是Hiroto的高超淫技了;可是他急色歸急色,抽送的「工作」卻耐性十足,一種抽送速度、一個交歡動作都可不厭其煩地重複操作到我身材酸麻,忍不住喊停爲止。而且他做愛時的表情並不太多,也不太吭氣,反而不像他平時生動的說話樣子;只有在吸Rush時,我才幹視察到他皺眉翻白眼的另一種模樣。

  林先生握著我小腿將我雙腳拉開呈90度角,用錐狀的陽根向我進攻。別看他挺著圓圓小腹,他的肥腰卻還相當有勁!林先生在我重複張大、壓縮的肛門捅進抽出,速度與力道都穩固而持續著,我真的好享受!他讓我細細地品味到:男性生殖器與小穴、陰道內壁摩擦、擴大所激蕩出的快感,唯一的毛病就是單調了些。Hiroto則是另外一種範例,他擅長運用如刀刃般鋒利的龜頭邊沿肉冠與稟賦的壯實本錢,在運動進行中緊密刮著敏感的肉壁,並善用高超的淫技營造令人血脈贲張的情境與氣氛,讓交歡的遊戲事半功倍。兩人都算是各有所擅吧。

  若說Hiroto好色,林先生急色,那Kenji應當算是貪色吧?他應當很滿意我的口技,我上半身被到林先生幹到哪,他就把「球棒」轉移到哪,始終不願稍息被我口交的樂趣,而且一屋子都是他放縱的日文髒話與喘息呻吟聲。後來大概是被我「啃」到性起,又沒措施叫正在我身上馳騁,面臨最後關頭的林先生下馬,Kenji乾脆一腳跨過我身材,在我仰躺的胸口上方蹲著馬步,緩速操起我濕滑的嘴。沒多久,在他身後如機器般動作腰臀的林先生,應當是高潮將至,悄悄地換文件加速,調高引擎轉速,一陣賣力抽送後,一改濃重的廣東腔,突然張嘴以出人意料的標準京片子大喊:「操!操逝世你這個小賤貨!操逝世你這浪屄!啊!……啊!」「啊!……啊!嗯……啊……那裏……我要……要……去了!!!」林先生忽然一陣痙攣發抖後,便猛力拔出陰莖與保險套,他紅腫的器官噴濺出一大灘白液體,在我的腹腰間氾濫成災,迅速奔流到床單上。

  第二天,我們收拾收拾房間留下了接洽方法就分辨了,香港給我留下了美好的回想。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夫妻的慾望        一妻二夫       源靜香的露出        美少婦推油的經曆       髮型師的誘惑
刺激的婚檢        催眠公寓樓        我和媽媽 爸爸和姐姐        奇妙的高潮
鄉下的女醫生        

村上凉子人妻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