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1发布:

国产裸体裸拍免费观看视频北京浮生记

精彩内容:

Contents

  北京,首都,夢想之都,權力之都,利慾熏心聲色犬馬之都。在這座春潮暗湧的都市中,甄嬴之流的官商二代如魚得水享盡人間之樂,但又有多少窮二代草根二代借理想知名在這座城市中爲了生活而奔波。無論最終的理想有沒有實現,留下的都是遍體鱗傷。

  這不是一個勵志的故事,而是在訴說得與失。

  一

  說起來也有差不多10年前了。這一年的九月,秋高氣爽。北京一所野雞大學裏,同學們像秋後的螞蚱一樣,享受著他們人生中最後的快樂時光。大四基本沒有了課程,就算有課,也沒有人去聽了。自打他們四年前來到這座學校開始,就是爲了一紙文憑,這也是他們交了錢來這裏虛度四年光陰,學校給他們最基本的保證。在之後的日子裏,這些莘莘學子們,將用沈重的代價去償還虛度光陰的結果。

  曹山,一個帥哥,一個胸無大志的帥哥。生于小城的小康之家,衣食無憂父母溺愛讓他思想單純沒有主見,心如止水胸無點墨。

  夕陽漸垂,余晖將最後一抹溫暖投向大地,在已經落葉的樹和散步的人上摺射出修長的身影。曹山和張甯並肩而走,曹山身高1米69,張甯比他還要高一些。可能因爲自己身高的關係,曹山喜歡高個子的女孩子。

  習習秋風將張甯那柔順的長發和長裙的裙襬吹起,運動鞋上白皙的腳踝隨著裙襬飄飛而若隱若現,半緊身的長袖T恤襯出她豐滿的上圍,同學們都說她很像黎明的女友樂基兒,相貌、身材一樣的好。不過,從小鍛鍊體育的她並不覺得自己是個美女。獨立的性格讓她不習慣做一個小鳥依人,曹山總覺得張甯對自己沒有像其他同學那樣,粘粘的膩膩的,棒打不散。
1610037cjfh25c427x627d.jpg
  張甯雖然已經是他的女朋友了,但總是若即若離的。不過曹山對自己的女友很滿意,因爲她身材很棒,個子高挑,美中不足的就是小腿雖然很長很白,但略粗了一些,那是體育生的通病,還有就是張甯的屁股稍小,曹山喜歡大屁股的女孩子,那種後翹的成熟感讓她癡迷,但這是張甯所沒有的。

  「曹山,快畢業了,你有什幺打算嗎?回家還是留北京?」張甯用指尖挑了下擋在面前的秀髮,低著頭看著身前的影子,默默的說。

  「我也不知道,在哪都行。你呢?」曹山看著張甯說。

  「我也不知道,回家好一點,畢竟有親戚朋友幫忙」,張甯把頭髮纏繞在手上玩兒著。

  「我想留北京,畢竟機會多一些,而且掙得也比回家要多。你看,我找個設計的工作,一個月能有5、6000吧,你找個文員的工作,一個月也有3、4000,咱倆一個月就能有10000塊,租房子遠一點,一個月1000塊,咱還能剩9000,敞開花4000,存5000,一年就能存60000塊,咱兩叁年能存下一個首付,如果一個月房貸還2000的話,咱就少花點,繼續一個月存5000,那再兩年咱就能買上車了。你說多好!」草山看著自己高挑的女朋友,幸福的憧憬著。

  「哼,你還算的挺清楚。咱哪兒能掙這幺多錢哪。」張甯多少覺得曹山的算法有些不切實際。

  「我都問了咱們學長了,在北京掙錢特別好掙,他們有實習的一個月就好幾千哪。」

  曹山和張甯繞著操場慢慢走著,享受著校園生活最後的溫馨余光。

  「呦呵,小兩口壓馬路哪」說話的是曹山的室友侯建國。侯建國比曹山大一歲,來自湘西農村,精瘦,1米8幾的樣子,瘦高瘦高的,但不孱弱,很結實。

  他是班裏的體育生,擅長長跑,張甯也是體育生,是遊泳隊的,兩人關係不錯。

  據說侯建國追過她,但張甯對這個又高又黑,不帥氣不酷,農村來的小夥子不感興趣,拒絕了他。侯建國和曹山是室友,曹山趁虛而入鑽了空子。曹山喜歡音樂,在學校組了支樂隊,擔任主唱,每次學校聯歡會都少不了他們表演,曹山雖然個子矮了點,但相貌不錯,不僅是帥,都可以說漂亮了,又是個搖滾青年,正是女孩子們的菜。很多女孩子都暗戀曹山,所以當曹山向張甯表白的時候,張甯很快就答應了。

  「老劉啊,看你跟落湯雞似的,剛打完球啊?」看著侯建國抱著籃球,從頭發到腳下全濕透了,肯定是打完球沖涼來著。

  「是啊,打一場少一場喽。對了,快畢業了,你倆怎幺想的?別棒打鴛鴦了啊?我看好你呦!」說完侯建國做了一個自覺得挺逗,其實特土的雙手做手槍狀的動作。

  「我是想留北京,張甯,她還沒想好呢。」曹山說。

  「對了,曹山,沒事週末你去去招聘會啊,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我不就是半年前去招聘會找到的工作。」侯建國說。

  「呵,小子,行啊,笨鳥先飛!」曹山經常開罵人不帶髒字兒,侯建國也適應了,傻呵呵笑著撓著腦袋。

  「你呀,這個週末別陪我逛街了,也去招聘會看看吧。行嗎?」張甯聽到侯建國都找好工作了,倒是挺替曹山著急。她知道曹山家境還算不錯,每個月生活費不少,家裏知道他要在北京,還寄給他6000多塊錢,他吃穿不愁。但張甯也知道,曹山有點公子哥樣,不肯吃苦,沒心眼,也不擅長與陌生人溝通,她其實不看好曹山的決定。

  「兩不耽誤,兩不耽誤。我都打聽好了,北京找工作容易著哪,再說了,咱剛畢業,起點低,好的不要咱就從差的做起呗,哪兒還掙不著錢哪。」曹山大大咧咧的說,然後又把自己的憧憬和侯建國說了一遍。

  「張甯,你家曹山就是永遠的樂天派,不過據我所知,現在工作也不是那幺好找的,最好有點精神準備,好了,我不當電燈泡了,拜拜了啊」侯建國拍著籃球走了。

  穿上學士服,照了畢業照,算是給這些混了四年的莘莘學子一個了斷。這些身處象牙塔中不知愁滋味的大孩子從此不再是學生的身份,投入到社會的滾滾洪流中,成了光榮的待業青年。

  天南地北的同學開始紛紛撤退,四年前來到北京辦的臨時身份證到期作廢,他們不再屬于北京這座城市了。四年的時間,和這座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經曆了一段難忘的蜜月期,現在又要說分手了。準備留守北京的同學義務擔任起送別的任務,他們的酬勞就是同學們剩下的被缛、鍋碗瓢盆,小家電什幺的,這些物品將成爲他們獨立之後第一份個人資産。

  張甯最終還是選擇了回家,在啓程前的晚上,曹山把張甯約到了學校西山的小樹林裏,兩人熱情的吻別。

  「甯,我愛你,我愛你」曹山緊緊摟著張甯纖細的腰肢動情的說著。

  「山,我也愛你」張甯早已經淚眼婆娑。

  曹山的手輕輕從張甯的後腰撩起伸進了她的短衫裏,挑開了張甯的胸罩口子,然後手緩緩前滑,抓住了張甯那對雪白飽滿的乳房。張甯有1米7還多,身材高挑,由于練遊泳的關係,是稍稍蘋果型的身材,皮膚那則是一級棒了。張甯肩寬臀窄,看上去很苗條,但胸前兩只山峰卻是絕對的人間胸器,豐滿而堅挺,雖然體育老師對她過于豐滿的胸部表示會是影響她遊泳成績的包袱,但這裏卻是曹山的最愛。

  當初看上張甯,除了她高挑的身材和酷似樂基兒出衆的外表外,就是她這對豐乳最吸引他了。曹山甚至放棄了另一個個子更高,微胖大屁股的女生,而選擇了張甯,就是這對美乳作祟。

  曹山靠在樹下,順著山體的滑坡順勢坐在草地上,張甯倚靠在他身上,仰著頭,將一頭栗色長發垂下,與曹山忘情的擁吻著。那雪白的V領短衫已經被撩起,曹山的一只手抓著張甯豐滿雪白的胸部,另一只手撫摸在她平滑的小腹上。

  皎潔的月光順著樹枝將點點微光灑下,照在張甯潔白的肌膚上,就像月光女神一樣的美麗。曹山的手慢慢下滑,順著褲腰伸到了張甯的褲子裏,他的手觸摸到了張甯那毛茸茸小山丘一樣隆起的陰阜,她的中指和食指順近了張甯蓬鬆的陰毛中,那饅頭一樣鮮嫩的肉丘底端,是一個柔嫩無比的小縫兒,暖暖的,曹山的心跳快極了。

  「別……」就在曹山要進一步往下探的時候,手腕被張甯抓住了。

  「讓我摸摸,好嗎」曹山的手用力向下探著,可張甯也在使著勁兒。

  「多,多難爲情啊,我,我,」張甯白皙如玉的臉龐羞得像一只蘋果。

  「就摸一次,摸一次好嗎?」曹山再叁的堅持,張甯鬆開了手。

  曹山的手第一次觸碰到了女孩子最隱秘的部位,真的是猶如人間仙境一般,她豐厚肉丘上的肌膚比任何地方都要細嫩,蓬鬆的恥毛拂在手上軟綿綿的,感覺好極了。張甯是個高個子女孩,骨架也比一般女孩大,加上仔褲是那種緊身的,曹山的手還準備進一步勘察,卻被卡在那裏。他鬆開抓著潔白乳房的手,輕輕解開了張甯的褲子。

  手被解放了,張甯微微把腿張開了一些,曹山伸手下滑,終于摸到了女友的私處!那裏是那樣的溫暖,濕潤,他摸到了張甯腿間的嫩肉,比她的陰阜還有嫩上百倍,在腿根處有兩瓣羞答答的肉瓣,嫩極了,像是扇貝的嫩肉一樣,他甚至想去吃上一口。

  曹山是愛情動作片狂熱的愛好者,儘管沒有嘗過女人的滋味,但自認爲學到了高超的技巧,他將修長的手指緩緩撥弄著張甯的陰戶,時而揉一揉,時而碰一碰,張甯的喘息聲越來越急促,一雙修長的嫩手更是緊緊抓著曹山都衣服,曹山暗暗一笑,伸出中指挑開了黏在一起張甯的小嫩陰唇,緩緩的將手指插入。

  「啊……嗯……」張甯發出讓人銷魂的呻吟聲,那雙修長的美腿已經叉的很開,褲子也被脫到屁股下方,張甯的身體已經是半裸著了,月光下那高挑美麗的裸體就像美玉一樣潔白光滑,跌宕起伏的兩座豐乳山巒,平滑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平原,還有曲線盡顯美胯上白中一點黑,都投射出少女純純的性感,含苞待放的誘惑力。

  曹山從黃片上學到的技巧終于派上用場,他一根手指已經插入,能感覺到張甯陰道那種富有彈性纏綿不絕的緊致感,和她由于興奮分泌出愛液的濕潤感。曹山低下頭,看著雙眼迷離,性感豐唇微微張開的張甯,忘情的吻了下去。

  他的舌頭在張甯口腔裏像遊蛇般攪動,一只手抓著令他非常滿意的豐滿碩乳,另一只手被張甯緊致濕潤的嫩穴輕輕夾緊。而張甯也陷入到男友帶給她的深深的陶醉中,她修長的胳膊輕輕搭在曹山的腿根,纖細修長的嫩手拉開了曹山的褲鏈,將他的雞巴掏了出來在手裏把玩著。這是她第二次摸曹山的雞巴,但和第一次一樣,都被他那雄偉的尺寸嚇到了。

  乾柴烈火的兩個年輕情侶在深夜山林中忘情的刺激著對方的身體,都在期待著那盼望許久的一刻到來,過了那一步,他們就是真正的情侶了,就是分不開的戀人。就算張甯走到天涯海角,也都將記住他曹山一輩子,他要做她的第一個男人!

  「甯,給我吧,好嗎?」曹山伸進張甯腿間的手指早就濕漉漉了,他知道女朋友也渴望那一刻的來臨。

  沒想到張甯並沒有把身體奉獻給自己,反而收了回去,手將他的手輕輕從自己腿間拽了出來。「不,我不想。」張甯低著頭說。

  「張甯!咱倆都認識這幺長時間了,難道你要等到什幺時候?」曹山被叫停,雞巴還耷拉在外面,原本以爲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比起前幾次,這次夠順其自然的了,可還是沒有成功,這讓他很懊惱。

  「我,我也不是不想,只是覺得不是時候。」張甯小聲說。

  「我知道,你還沒有把我當成可以託付的人!」曹山懊喪著把雞巴塞回褲裆裏,別讓它在外面丟人現眼了,懊喪著嘟囔著。

  「不是,曹山,你相信我,我只是不喜歡在這個環境裏,等到那一天,我一定會給你的」張甯擡起頭,撩開了擋在額前的秀髮,一雙大眼睛又含滿了淚水。

  曹山也很動情,再一次緊緊摟著自己即將離去的女朋友。他心裏暗暗安慰著自己,雖然張甯的嫩屄沒肏成,但終歸是摳到了,也不枉自己是Kobe的球迷了。

  而遠處更高的地方,一棵樹後躲著一個瘦高的男子,一頭淩亂的捲髮被山風吹的更加散亂,眼睛片後面一雙賊溜溜的小眼睛閃著興奮的光芒,他輕輕嘟囔著「張甯,你真他媽的白啊。

  
Contents
国产裸体裸拍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