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韩国午夜性刺激在线看免费漂亮小姨子诱人的胴体

精彩内容:

高一那年,我寄住在小姨家。
  小姨名叫趙琴,叁十歲的年紀,成熟又性感。她總穿著牛仔褲,高跟鞋,那修長性感的腿,簡直迷死人了。胸前的波濤洶湧,更是讓人欲罷不能。
  我從小無父無母,奶奶將我撫養大。奶奶臨走的時候,將我托付給了小姨。並把所有遺産,都給了小姨。小姨,自然成了我的監護人。
  可是小姨,卻不把我當人看,記得有一次,我半夜去衛生間,給小姨吵醒了。她就指著我鼻子罵,說我是個野種,說我沒教養,還說了許多難聽的話。
  只要小姨有一點不高興,都可以對我發火。在小姨的眼裏,我還不如一條狗。
  而我呢?早已經逆來順受。我不敢得罪小姨。所以每次她罵我,我都會忍氣吞聲。有一次我拖地,不小心碰到了小姨的鞋,結果小姨就發火了,讓我給她的鞋舔幹淨。要不然,就滾出這個家。
  沒錯,是舔幹淨。我永遠也忘不掉那份屈辱。我沒勇氣離開小姨家。因爲離開這裏,恐怕我讀書的機會都沒有。
  我拿著小姨的鞋,一點點將灰塵舔幹淨,眼淚嘩嘩的掉在地上,而小姨就在旁邊冷笑。罵我是野種。
  生活在小姨家,讓我唯一興奮的事,就是每天晚上,小姨都會跳舞。每次我都假裝寫作業,卻偷偷看著她。她那搖擺的身軀,還有呼之欲出的胸脯,特別翹的臀部,幾乎讓我窒息。
  每到深夜,我總是會幻想,把小姨壓在床上,然後用手解決生理問題。
  幾乎每天,趙琴都會罵我。我不敢頂嘴,我不敢有怨言。或許是我的軟弱,讓小姨變本加厲。只要我有一點錯,她就會罵我半個小時,甚至更久。
  我原本以爲,高中叁年,都要在小姨家,這樣窩囊的活著。可是我沒想到,一次偶然,讓我發現了小姨的秘密,不可告人的秘密!
  事情還要從頭說起,那天學校突然通知,下午要開家長會,要求所有同學和家長,必須參加。
  我趕緊給小姨打電話,說要開家長會。結果小姨直接就給我一頓臭罵:“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忙?你沒事找事是不是?我哪有時間給你開家長會,趕緊滾。”
  我失落的挂斷電話。結果下午的時候,全班家長都來了,只有我,家長還沒來。我實在沒辦法,趕緊給趙琴打電話,不停的求她。
  趙琴在電話裏,罵了我好久,才不耐煩的答應我。
  當趙琴走進來的時候,整個班級都寂靜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趙琴身上。
  趙琴上身是一件緊身白色半袖,露出了芊芊細腰,還有胸前的波濤洶湧,更是讓人浮想聯翩。趙琴下身穿著一條牛仔短褲,那性感的腿露在外面,兩腿中間的縫隙,看起來格外誘人。
  無論學生還是家長,看到趙琴,一個個眼睛都直了。這女人成熟又性感,比起那些明星來,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小姨!”我喊了一聲,趙琴能來參加,我心裏特別高興。結果我沒想到,趙琴走到我的身邊,直接指著我鼻子,就罵了出來:“楊虎,你在我家白吃白喝,我還要給你參加家長會?我是不是給你點臉了?”
  “小姨..”我被趙琴罵蒙了,呆呆的看著趙琴。我什幺時候白吃白喝了,奶奶臨終時候,把所有積蓄,都給了小姨!
  “別叫我。”趙琴臉色很差:“不是開家長會幺,快點開,少耽誤我時間。”
  趙琴說話的時候,全班特別寂靜,所有人都看著我,其中有幾個女生,還忍不住笑了出來。我尴尬的想鑽進地縫,委屈無比。
  我強忍著眼淚,慢慢坐在了凳子上,趙琴就坐在我旁邊,左腿搭在右腿上,特別性感。我能看到,周圍有幾個家長,都偷偷的看著趙琴的腿。
  所有人都坐下之後,班主任在講台上,就開始講話,講話的內容,就是哪個學生表現好,哪個學生表現不好。
  小姨全程板著臉,一副不耐煩的表情。我心裏知道,今天回家,恐怕小姨又要臭罵我一頓了。
  我手心都是汗,然而也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一愣。
  此時在我椅子下,有一個遙控器。這個遙控器,樣子特別奇怪。只有車鑰匙那幺大,上面有叁個按鈕。
  這是什幺東西?這遙控器,頓時就吸引了我,我將遙控器撿了起來。輕輕按了一下最上面的按鈕。
  然而我做夢也沒有想到,就是這個時候,在我旁邊的小姨,突然神情就變了,緊接著,她一下子夾緊了雙腿!
  我能清楚的看到,小姨下意識的摸了摸褲兜,緊接著臉上閃過一絲慌張。
  就算我再傻,也能明白,這個遙控器,是從小姨兜裏掉出來的!而且,我按這個遙控器,小姨怎幺會突然夾緊腿?
  我心中好奇,偷偷的按了一下遙控器第二個按鈕。幾乎是一瞬間,小姨就有點坐不住了,她的雙腿一直在夾緊,緊緊的咬著自己的下嘴唇,那樣子,看起來特別性感。而且我能感覺到,小姨的喘息聲,明顯的加重。
  別人沒發現小姨的變化,但是我卻看的清清楚楚!我當時已經完全愣住了,小姨,不會是夾著跳dan呢吧?而我手中這個遙控器,就是控制跳dan的!
  我槽!我震驚了,平時端莊典雅的小姨,竟然能做出這種事?要知道,此時教室裏,足足有一百多人啊。原來小姨這幺騷!
  我心裏莫名的感覺到一陣刺激,終于,那一刻我按下了第叁個按鈕,只是這一瞬間,在我旁邊的小姨,突然臉色一紅,雙腿都發軟了。我清楚的看見,她一下子用手捂住嘴,讓自己不叫出來。小姨的表情,也變得無比妩媚。
  終于,也正是這一霎那,小姨看到了我手中的遙控器,我永遠也忘不掉小姨的表情,她的目光,像是要殺了我一樣:“楊虎,你把遙控器給我,快點。”
  趙琴的聲音,聽的我骨頭都酥了。我呆呆的看向小姨,不但沒有給她,而是又按了一下。
  這一次,就看見小姨全身都在顫抖,臉色也有些微紅,那性感的腿,夾的更緊了一些。高聳的酥胸,也上下起伏著。
  “楊虎,你快點把遙控器給我!”小姨的聲音很小,特別的誘人。但是不湊巧的是,當時全班一點聲音沒有,小姨的話,整個班級都聽得清清楚楚。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小姨。
  你給我道歉
  然而小姨竟然直接站起來,一巴掌就甩在我的臉上!
  “啪!”這一巴掌,讓時間好像靜止了一樣,我整個人都傻了,臉被打的通紅。
  “楊虎,你這個野種,沒爹沒媽的東西!”小姨指著我,大罵了出來,站起來就走!
  “今天家長會取消,所有家長,請回吧。”就在這個時候,講台上的班主任,趕緊說了出來,頓時追上小姨:“楊虎家長,等一下。我能和你談談幺?”
  “誰是楊虎家長?”小姨冷冷的看著班主任:“楊虎沒爹沒媽,他是個野種。”
  我聽著小姨的話,心都碎了。班級裏的學生家長,也都紛紛走了出去。整個班級,只剩下我們班同學,一個個用怪異的眼光看著我。
  我能聽見,在走廊裏,班主任和小姨不停的交談著,小姨則是一直在罵我,罵的特別難聽,到後來,小姨就去班主任辦公室了。
  我趴在桌子上,手裏還拿著小姨的遙控器,可眼淚卻不停的往下掉。然而也就在這個時候,同桌楊欣然,突然推了我一下。
  “楊虎,原來你沒爹沒媽啊?那以後,你管我叫媽吧!來,叫一聲我聽聽。”楊欣然開玩笑的說了出來,緊接著,全班哄堂大笑!
  我臉憋的通紅,怒火頓時湧了上來。楊欣然是我們班的班花。別提有多漂亮了,她發育的特別好,前凸後翹,尤其是她的翹臀,簡直太誘惑了。
  有時候我故意掉地上一根筆,撿筆的時候,就偷偷看她的腿。
  楊欣然也是個女混混,在學校裏,誰見到她,都要叫一聲欣然姐。有一次,一個小混混惹到了楊欣然,楊欣然找來四五十人,給那小混混打住院了。從此沒人敢惹楊欣然。
  所以,楊欣然在學校裏,特別的霸道。而且她經常欺負我,下課就讓我給她買水,買吃的,但是從來不給我錢。作業都是我給她寫,她經常管我要錢,我也不敢不給。
  我是真的害怕楊欣然,平時她罵我,我肯定不敢頂嘴。但是此時,我積壓已久的怒火,蹭的一下竄上來,竟然指著楊欣然就罵了出來:“我是你爹!”
  當我說完這話的時候,全班都寂靜了。所有人都呆呆的看著我。
  “你,再說一句。”在我面前的楊欣然,死死的盯著我,像是要撕碎我一樣:“楊虎,我特碼給你慣的?道歉!”
  楊欣然說完這話,我頓時渾身一顫。我真的是害怕了,但是當時全班都在看我,我只能硬著頭皮,又說了一遍:“我是你爹。”
  “啪!”這一刻,楊欣然猛地站起來,一巴掌甩在我臉上:“你活膩了?你給我等著,我今天弄死你。”說完,楊欣然轉身就離開了教室!
  我槽你嗎!我一下子火了,誰都能欺負我?誰都能打我?!我緊緊的攥著拳頭,身體都被氣的渾身顫抖。
  我趴在桌子上,心裏委屈的不行。然而也就是這一刻,小姨的手機,突然傳來一聲震動,很明顯,是微信來消息了。
  小姨剛才走的急,手機在我手裏。我拿起小姨的手機一看,頓時整個人都呆住了!我沒想到,就因爲我看了一眼小姨手機,竟然讓我品嘗到了小姨的滋味..
  ‘寶貝兒,別忘了今天晚上八點,北海酒吧等你。’
  這條微信,是張強給小姨發的。張強是小姨公司的合作夥伴,他一直對小姨有好感。我見過他幾次。
  “嘶..”看到這條消息,我猛吸一口涼氣!北海酒吧?北海酒吧,是出名的男歡女愛之地,凡是去這個酒吧的人,基本都是奔著一夜情去的。無論男女。
  這個張強,約小姨去北海酒吧,還能有好事?而且,張強說話的語氣,盡是暧昧。
  張強和小姨,有不正當關系!這就是我的想法。我緊緊的攥著拳頭,有點心疼姨夫。我姨夫家裏沒錢,是上門女婿。是‘嫁’到小姨家裏的。
  平時小姨說什幺,姨夫都必須要聽。家裏所有的事情,都是小姨說的算。而且小姨特別瞧不起姨夫。
  姨夫特別老實,一點脾氣都沒有。可是,老實人就要被欺負幺?
  我回想著剛才小姨罵我的樣子,回想著她說我是野種的樣子,那一刻,一個大膽的報複計劃,湧上我的心頭。
  今晚八點,我就去北海酒吧,將小姨和張強的行爲,全都拍下來,然後威脅小姨。小姨特別要面子,這種事情,如果真的被我錄下來,小姨估計會求我刪掉。
  想到這,我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然而我做夢也沒有想到,就是這一刻,班級的門,突然被踹開!
  “咣!”
  當時班級裏,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我趕緊向門口看去,結果這一看,我整個人,冷汗嗖嗖的往下掉。
  此時此刻,在班級的門口,站著十幾個女生。這些女生,都是學校裏的女混混,長相都挺漂亮。爲首的,正是楊欣然。此時的楊欣然,徑直走到我身邊,二話不說,一巴掌就甩了過來!
  “你!”我大叫一聲,一下子站了起來,結果就是這個時候,那十幾個女生,一擁而上!
  當時我眼前一黑,還沒等反應過來,就被這些女生打倒。緊接著,無數個巴掌,落在我的身上,我的衣服也被撕碎了,身上被撓的都是血印。
  我根本沒有還手之力!雖說是女生,但是足足十幾個,我怎能打得過?我只能不停的哀叫著,濃濃的恥辱感,湧入我的全身。
  “啊!”我大叫著,抱著頭,身體疼痛無比。滿地打滾著。
  我能聽得到,全班同學都在嘲笑著,一個男生,被一群女生打成這樣,也真是第一次!
  我也不知道被打了多久,到最後,楊欣然終于是淡淡開口:“行了。”
  直到這個時候,這些女生才停手。我臉上被打的都是血,想要從地上爬起來,可是我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楊欣然突然冷笑一聲,緊接著,她慢慢的擡起腿,一腳就踩在我的臉上!
  “啊!”我大叫一聲,內心之中,盡是屈辱!我能看到,周圍不少女生,都拿出手機,不停的拍照。
  我被楊欣然踩著,從我這個角度,剛好看到她性感的腿,還能隱隱看到黑色的內褲。可是我哪有心情欣賞?
  “楊虎,你不是罵我幺?”楊欣然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跪下,叫媽。”
  捆
  我死死的攥著拳頭,我在楊欣然腳下,根本動彈不得,這個時候,我真的知道,什幺叫做無能爲力。
  “我讓你跪下,叫媽,聽不見對吧?”楊欣然冷冷的看著我,話音落下,旁邊幾個女生,直接將我從地上拽起來,然後將我按跪下。
  “啊!”我不停的掙紮著,但是當時,我已經沒有力氣了,只能任由她們,將我按跪在地上。
  楊欣然就站在我面前,低頭看著我:“叫媽。”
  “叫啊!”楊欣然旁邊的一個女生,一巴掌甩在我的臉上:“不叫的話,我們就一直打。”
  “欣然姐,我錯了。”我幾乎從牙縫中,擠出了這幾個字。我現在的臉,已經丟盡了,道歉就道歉吧。
  “你錯了?”楊欣然笑眯眯的看著我:“我就給你叁秒鍾,叫我一聲媽。我就放過你。要不然,我就把你衣服脫下來,然後燒掉。讓你光著身子,在學校裏。”
  聽見楊欣然這話,我腦袋嗡的一聲。
  “哈哈!這下可有熱鬧看了。”
  “是啊,這個楊虎,非要敢和欣然姐作對,這不是找死呢幺。”
  “被一群女生打跪下了,要是再被扒了衣服,那就有意思了。”
  “這個楊虎,是真窩囊。”
  我聽著周圍同學,一聲聲的議論,拳頭攥的緊緊的。我害怕了,徹底害怕了。如果楊欣然真的將我衣服扒光,那我該怎幺辦,我總不能光著身子走出學校吧。
  我滿臉的冷汗,也就是這個時候,楊欣然終于是冷笑一聲:“叁。”
  “二!”
  “我叫,我叫。”這一刻,我徹底崩潰,我整張臉都在顫抖,終于從嘴角,緩緩的擠出了幾個字:“媽,欣然媽。”
  “哈哈哈!”當我說完這話,整個班級的學生,全都笑了出來,嘲諷的看著我。
  “乖兒子,今天我心情好,要是再惹到我,我扒了你的皮。”楊欣然說完,便擺了擺手,帶著那十幾個女生,就走了出去。
  那一刻,我眼淚嘩嘩的往下掉,飛快的站了起來,跑出了班級。我真的受不了,在班級裏,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像是看小醜一樣。我都跑出班級了,還能聽到班級裏面,那些學生在嘲笑我。說我是廢物。
  我一個人拼命的奔跑著,腦海裏面,回蕩著剛才的場景。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我只知道,我跑到了一片廢棄的工地,那一刻,我再也控制不住,蹲在地上,哇的一聲痛哭起來。
  小姨罵我,楊欣然打我,還有同學那一幅幅的嘴臉,我回想起來心中疼痛無比!
  “該死,你們都該死,都該死!”我大聲的咆哮著,拳頭一下下的砸在地上,轉眼間,我的手指已經滿是鮮血,可是我仍然感覺不到半點疼痛!
  不,我不想這樣了,我再也不想被人欺負!
  我放聲的大哭著,自己都不記得哭了多久,我只知道,直到太陽下山,我才慢慢站起來。
  現在的時間,是晚上七點,張強和小姨說,晚上八點去北海酒吧。我一定要去看看。我再也不想像狗一樣活著!
  想到這,我頓時攔了一個出租車,前往北海酒吧。
  我到北海酒吧的時候,已經是八點多。北海酒吧的門口,全都是豪車,什幺奔馳寶馬,簡直太普遍了。
  我四周的環視了一圈,果然,在停車場中,我看到了小姨的車。
  果然在這!我心中一喜,徑直走進北海酒吧。門口的兩個迎賓員,都是二十多歲,長相還可以,都穿著黑絲短裙,沖著我鞠了一躬:“歡迎光臨。”
  說完,這兩個迎賓員,就一直看著我。看的我都尴尬了。不因爲別的,此時的我,衣服全都是腳印,而且被楊欣然她們打的,我身上都是血,極其狼狽。
  我苦笑一聲,也不在意她們的目光,就向裏面走著。緊接著,便是震耳欲聾的音樂,還有昏暗閃爍的燈光。
  “呼..”我深吸一口氣,我也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在北海酒吧裏面,有許多男男女女,年齡都不大,盡情在舞池裏搖晃著,一個個表情陶醉無比。
  在舞池的四周,不少人喝著酒,還有不少女人,已經喝醉了,被別的男人摸著。
  怪不得都喜歡來這種地方,真刺激啊。我心中想著,四周環視著,可是沒有看到小姨的身影。
  北海酒吧分爲兩層。第一層是舞池,二樓,則是包間。這種地方,有不少陪酒的女人。陪酒的女人一般就是陪客人喝酒,摸摸她都行,你要是有錢,直接就可以去樓上開房。
  小姨和張強,肯定在二樓!我冷笑一聲,飛快的跑上了樓梯,可是到了二樓,我就皺緊了眉頭。
  北海酒吧的二樓,恐怕足足有一百多個房間。張強和小姨,到底在哪個房間?我深吸一口氣,當時我沒辦法,只好挨個包間去偷聽了。我無奈的搖了搖頭,將耳朵,貼到第一個包間的門上,聽著裏面的聲音。
  沒在這個包間。我舔了舔嘴唇,走向下一個包間。繼續偷聽著。
  就這樣,我一直偷聽了十多個包間,還是沒聽見小姨說話。我有些焦急,當時已經是晚上九點了。我還沒找到小姨!
  我有些不耐煩,然而也就是這個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從029號包間,傳了出來!
  “張強,你放開我!”
  “嘶!”那一刻,我猛吸一口涼氣!小姨,是小姨的聲音!果然她和張強,在包間裏面!
  那一刻,我興奮無比,一下子走到029包間門前,沒想到,這個包間的門,竟然沒關嚴,我順著門縫,剛好能看見包間裏面的場景。
  在這包間裏面,只有兩個人,正是張強和小姨!此時此刻,小姨竟然被五花大綁,綁在椅子上,張強則是只穿了一條內褲,站在小姨的面前。
  臥槽,捆bang?這張強還有這種愛好?
  我透過門縫,看到這樣的場景,身體都起反應了。此時的小姨,身穿一條緊身牛仔短褲,上身則是一個黑色半袖,那完美的身材,勾勒的x感無比,小姨被綁在椅子上,一點也動不了。
  謝謝哥
  我臉上帶著笑容,趕緊將事先准備好的口罩,戴在臉上。以免小姨發現我。
  而站在小姨面前的張強,此時只穿著一條內褲,上下打量著小姨,眼眸中露出一絲絲的興奮:“真美啊,趙琴大美女,你是真美啊。哈哈哈。”
  “張強,你放開我,快點!”小姨滿臉的慌張,不停的掙紮著:“張強,你約我晚上八點,來北海酒吧,告訴我要談一樁生意,可是你現在,在做什幺?!”
  “哈哈,談生意?”張強一下子笑了出來:“趙琴,我說談生意,你也信?我不過是把你騙過來,哈哈!”
  “張強!”小姨滿臉血色全無,聲嘶力竭的喊著。
  “喊吧,喊吧,你喊也沒用。”張強臉上露出一絲邪笑:“北海酒吧的老板,是我最好的兄弟,在這個酒吧,你認爲會有人救你?”
  說到這,張強一點點的靠近小姨:“趙琴,我發現你還真是給臉不要臉,我追求你那幺久,你不同意。漬漬漬,我看上的女人,能跑得了幺?”
  說到最後,張強的臉,都快要貼在小姨身上了。
  “張強,你給我滾,滾啊!”小姨不停的大喊著,臉色慌張無比。可是此時此刻,在門外的我,也是冷汗唰唰的往下掉!
  臥槽,這怎幺回事?我原本以爲,我能抓到小姨和張強的女幹情,可是眼前的情況,竟然是這樣?我就算再傻,也能看出來,張強給小姨騙到北海酒吧,有非分之想。
  可就在這個時候,在房間裏面的張強,臉上笑容卻越來越濃:“趙琴,你就大聲叫吧,你越是叫,我就越興奮,哈哈,寶貝兒,我可惦記你很久了,你是真性感啊。”
  說到這,張強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撲到小姨的身上,按住了小姨的肩膀。
  “張強,你放開我,滾,滾啊!”小姨已經完全崩潰了,眼神中盡是絕望。
  可是那時候的張強,根本聽不見小姨的話,在張強的眼裏,只有小姨那性感的身體。
  在門外的我,拳頭緊緊的攥著。看著小姨那無助的樣子,我心裏也不好受。
  “刺啦!”下一刻,張強已經將小姨的衣服,給si開!我能看到,小姨的酥胸,包裹著一個粉色的胸罩,看起來誘惑十足。
  那時候的張強,下身早已經高高翹起。
  “不要,不要..”小姨的眼淚,一下子流了下來,她終究是個女人,在這種情況下,她除了哭,還能做什幺?
  可是小姨越是這樣,張強就越興奮,終于,張強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就伸出手,摸向小姨的酥胸!
  忍不了,我忍不了了!直到這個時候,我再也忍不住,一腳將房門踹開!
  雖然我恨小姨,但是,讓我眼睜睜的看著小姨,被張強dian汙,我真的看不下去!我摸了摸臉上的口罩,畢竟這樣張強就認不出我,以免以後他報複我。
  “咣!”
  我將房門踹開這一瞬間,在房間裏的張強,當時就蒙了,被嚇了一跳。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我直接一拳砸了過去!
  “轟!”我這一拳,用了全力,張強當時就被我打倒,痛苦的哀叫著。我沒時間搭理張強,一下子走到小姨的旁邊,將小姨身上的繩子解開。將小姨背起來,轉身就跑!
  “槽你嗎的,小壁崽子,你給我站住!”張強大吼出來,嘴角被我打的都是血:“別讓我知道你是誰!要不然,我要你命!”
  說完,張強直接拿起旁邊的熱水壺,熱水灑在了我腿上。
  臥槽,當時我被熱水燙的,差點叫出來,整條腿都疼痛無比。
  而且我聽著張強的威脅,全身都是汗,背著小姨拼命的跑著,跑出北海酒吧後,我還怕張強追我,所以我就亂跑,跑了足足半個小時,終于,在一片廢棄的工地停下。
  “呼..呼..”我大喘著粗氣,慢慢將小姨放在地上,已經累的不行了。
  “謝謝,哥,謝謝你,謝謝你。”小姨蹲在地上,腳下還踩著高跟鞋,身材曲線,簡直性感無比,沖著我不停的道謝。
  聽到小姨叫我哥,我當時還一愣,緊接著便反應過來。我現在戴著口罩呢,尤其還是黑天,小姨當然認不出我。
  小姨的聲音特別溫柔,我心裏那叫一個爽啊,頓時壓低了嗓子,讓小姨聽不出我的聲音:“不用謝。”
  “哥,你能告訴我名字嗎..你爲什幺戴著口罩..”小姨呆呆的看著我,問了出來。
  “你不用知道我是誰。”我壓低了聲音,緊接著轉身就要走。不行,我不能再呆在這裏了,張強那壺熱水,全都灑在我腿上,我現在這條退,要疼死了。
  “哥,真的謝謝你,真的謝謝..”小姨的聲音,都有一些哽咽:“哥,我該怎幺謝你..我該怎幺謝你..”
  小姨一遍遍的重複著,終于,她將自己手上的戒指,摘了下來,遞到我的手中:“哥,這是我的戒指,你拿著,你雖然不願意告訴我,你的名字,但是只要你拿著這個戒指,找到我,不管什幺條件,我都答應你。”
  “嗯。”我接過小姨手中的戒指,轉身就走。
  我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嗎的,這壺熱水,燙的我太疼了。
  離開小姨的視線之後,我就飛快的奔跑著,趕緊跑到市區,滿大街的找藥店。但是這幺晚了,哪還有藥店了,早都關門了。
  我一瘸一拐的走著,心中焦急無比。操,就沒有一個藥店是開門的嗎?!
  我不停的尋找著,然而也就是這一霎那,我整個人,突然愣住!
  我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前方。在我的不遠處,是一家ktv,此時此刻,從這家ktv中,走出十多個女生,有說有笑,全都爛醉如泥。
  這十多個女生,我一眼就認出來了,正是今天打我的那些人,爲首的,正是楊欣然!
  楊欣然穿著一條短褲,看起來性感無比,很明顯喝多了,走路都搖搖晃晃。
  看見楊欣然,還有這群女生,我頓時回想起今天白天,她們打我的場面,一瞬間,我火氣就湧了上來!一個大膽的想法,湧現在我的腦海。
  你別亂來
  我深吸一口氣,慢慢的將口罩帶上,跟在這十幾個女生的身後。此時已經是深夜,大街上一個人都沒有,這十幾個女生,在路上簡直是橫著走。
  “今天真是謝謝你們了,給楊虎打成那樣。”這個時候,楊欣然笑了笑說了出來。
  “欣然,你和我們客氣什幺,你有事,我們肯定幫。”其中一個女生說了出來。
  “是啊欣然,再說了,那個楊虎,也太窩囊了。”
  “欣然,你讓楊虎跪下,管你叫媽,哈哈,當時他像條狗一樣!”
  我聽著這十幾個女生的議論,怒火蹭蹭的竄上來。這一刻,我突然大吼一聲,緊接著,整個人直接沖了上去,沖到這群女生的面前,一把將楊欣然抱起來,轉身就跑!
  “啊!”楊欣然突然大叫一聲,不停的掙紮著,但是此時的她,已經喝多了,巴掌打在我身上,就像是撓癢癢一樣。根本掙脫不了!
  我抱著楊欣然,足足跑了一百多米,身後那群女生,才反應過來,一個個尖叫起來,向我追來。但是她們本來就醉酒了,怎幺能追得上我?
  “欣然!”這群女生在身後喊著,追了一會,一個個就累的不行。
  我跑了二十多分鍾,終于將她們甩掉。
  “你是誰,放了我,快點!”在我肩膀上的楊欣然,此時也害怕了,她被我扛在肩上,我一只手按著她的翹臀,她根本沒辦法掙紮。
  我滿臉冷笑,一句話也沒說,繼續向前跑著。我們青海市其實不大,在青海市的旁邊,有一個小山,名字叫東山。東山並不大,十分荒涼,根本就沒人去。一些沒錢買墓地的人,死後經常埋在那裏。所以東山上面,有不少墳包。
  轉眼間,我已經扛著楊欣然,到了東山腳下。此時四周沒有一個人,尤其當時已經是深夜,那氣氛十分恐怖。
  “你到底是誰,你想做什幺,你放開我,放開我。”楊欣然也慌了,不停的大嚷著。
  我仍然沒有搭理楊欣然,扛著她快步走向東山。說實話,東山雖然不大,但是我扛著一個人爬山,還是特別累。
  足足爬了二十多分鍾,我終于到了東山的半山腰。那一刻,我一下子將楊欣然放在地上。
  “你到底是誰,快點說!”楊欣然大叫著,沖著我說了出來。
  可是我依然笑眯眯的看著楊欣然。楊欣然被我看的有些慌了,這一瞬間,楊欣然突然站了起來,轉身就跑!
  “還想跑?”我冷笑一聲,快邁了兩步,一下子拽住楊欣然的肩膀,狠狠一甩,直接將楊欣然甩在地上!緊接著,我一下子脫掉自己的衣服,將衣服撕成一條一條,一只手按著楊欣然,就將她綁在樹上!
  “你放開我,放開我!”楊欣然此時還有些醉意,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
  也就是過了一分鍾,我就將楊欣然,綁在了樹上,她根本動不了。
  我舔了舔嘴唇,慢慢的將口罩摘掉。這一霎那,在我面前的楊欣然,一下子愣住!
  “楊虎?!楊虎?!”楊欣然眼眸中,盡是不可思議,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憤怒:“楊虎,你是不是找死?乖兒子,你趕緊放了你媽!”
  “槽你嗎的,閉嘴!”我怒火中燒,猛地揚起巴掌,一下子甩在楊欣然的臉上!
  “啪!”這一巴掌,我用了不小的力氣,楊欣然頓時就被我打蒙了,不敢置信的盯著我。
  “楊虎,你敢打我?”楊欣然緊緊的盯著我:“你是不是活膩了?”
  “你這嘴,還真硬。”我臉上露出笑容,慢慢靠近楊欣然,伸出手,輕輕的碰了一下她的嘴唇。
  “滾,別碰我,滾!”楊欣然冷冷的開口:“楊虎,我今天白天,給你打到跪下,你是不是沒臉?”
  我聽著楊欣然的話,體內的怒火,越來越旺盛,當時我腦袋一片空白,一把將楊欣然按住,緊接著,我雙手驟然用力,就聽見咔嚓一聲,楊欣然的衣服,頓時被我撕碎!
  說真的,我當時眼睛都直了,身體一下子有了反應。楊欣然那高聳的酥胸,此時就暴露在我的面前,那黑色的胸罩,看起來讓人窒息。
  “楊虎!你給我滾,滾!”楊欣然徹底慌了,她做夢也沒想到,我竟然會這幺做。楊欣然頓時就酒醒了,臉色煞白。
  “楊欣然,你今天白天,不是要在學校裏,給我脫光幺?現在我要脫光你,你是不是很興奮?”我上下打量著楊欣然,此時的她,下身一條緊身牛仔短褲,那修長的腿,看起來誘人無比,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衆,號[若蘭書城] 回複數字1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她的上身,只剩下一個黑色胸罩,整個人無比的誘惑,簡直是尤物!
  看著楊欣然這樣,我嘴唇有些發幹,我連一個女朋友都沒處過,如今看到楊欣然這樣,我下身早已經高高揚起。楊欣然,可是我們班的班花。
  這一刻,我慢慢的拿出了手機,打開了攝像頭:“楊欣然,你放心,我會給你一點點tuo光,然後給你性感的身材,都拍下來。”
  “楊虎,你敢..”那一刻,楊欣然徹底慌了,聲音也不那幺硬了,咬著嘴唇,沖著我說了出來:“楊虎你到底想怎樣,你..你別亂來。”

[ 此貼被wmxs在2018-06-13 18:15重新編輯 ]

韩国午夜性刺激在线看免费